▒陳宣安——旁觀式版畫哲學

Vivi Chen from Ah-Art

MAR. 12, 2021

我需要拿尺把左右的文字都蓋住,
強迫自己把視線放在中間的字,
才能慢慢看到課本上寫的是什麼字。

陳宣安的「旁觀式」版畫哲學
——理智的版網是刀,解剖時間和情感

從小受ADHD〈注意力不足過動症〉影響,
陳宣安在學習的年紀吃過不少苦頭
「比較嚴重的時候,我需要拿尺把左右的文字都蓋住,強迫自己把視線放在中間的字,才能慢慢看到課本上寫的是什麼字。」

正常,就在一定的範圍裡。
正常以外,需要更多耐心和同理心,才能理解。
許多與眾不同的光芒是很隱晦的,
如果沒有走在對的方向上,會一輩子失去自我。

版畫創作和一般創作最大的不同,
根據陳宣安的說法是
——「用最理智的方式做最感性的事」
在情感澎湃、靈感湧現的當下,
把版畫印刷的每個步驟解離出來,
再一步一步實現最初的情感。

在直播的時候,我們訪問陳宣安
「如果有的人情感來得快、去得快,是不是不適合從事版畫創作?」
版畫的創作方式,
需要有一個「媒介」去作用/印製出圖像,
它的發跡像是印刷術的發展過程,
每一個「版」都像是最初的「活字刻章」,
染上墨、壓印在紙上的模樣
都會有「版」的痕跡。

版畫藝術家,需要先「製版」,
忍受完結蛹一般的製版過程,
最後再讓這張版在紙上破繭綻放。

很明顯,陳宣安對這樣的創作方式
已然「上癮」,
版畫創作的「間接性」也或多或少影響了陳宣安的人生觀。

「我常常會從一些事情當中抽離出來,用觀察的角度觀察人與人之間的互動,其中也包括我和他人。」

身體不好,情緒起伏太大會馬上感到不適,
陳宣安有意無意的將自己訓練成
可以「觀察」情緒的旁觀者,
先觀察,再反覆咀嚼,最後留下的餘味就在那些色彩斑斕的紙上。

既然是旁觀者,就觀察個徹底吧!

所以她做了「人體版畫」
切割器官和身邊所有可以用來沾染顏色的事物,
讓這些代替她自己
留下片刻——就算擠壓過痛苦過凌亂過——的身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