▒李默父——為藝術梭哈的男人

Vivi Chen from Ah-Art

JUN. 2, 2021

伊麗莎白女皇將自己獻給英國,李默父為了藝術從婚姻關係中淨身出戶

為藝術梭哈的男人:我的創作,為時代而生
——李默父

藝術家們為藝術可以投入到什麼程度?

伊麗莎白女皇將自己獻給英國,李默父為了藝術,從婚姻關係中淨身出戶:
「是我對不起她嘛!」
「所以我把全部都給她——教室、古玉收藏、作品,和金錢。」

八歲開始拿毛筆,李默父一路上斬獲不少好成績。
但當你詢問他藝術與創作這條路,他會謙虛的回答:
「我創作資歷很淺、總體來說還不夠成熟」
因為他的資歷要從「『贖身』的這個時間點開始算」嘲諷與爽朗,都在同一句話裡。

李默父說,藝術家有一個無法逃避的職責——反應、紀錄、描繪時代。

他創作了〈時景繪〉系列紀錄時空。用古老的物件、媒材
製作出屬於時代與文化背景的標誌,對某些人來說那不是書法也不是印章,但當時間如波濤潮起潮落,我們會慢慢了解他用生命試圖改變的是什麼。

李默父清楚知道自己的「位置」和使命——將文化底蘊承先啟後的在自己體內碰撞發芽。

套句張愛玲的情話:
——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無涯的荒野裡,沒有早一步、也沒有晚一步,剛巧趕上了。沒有別的話可說,惟有輕輕的問一聲「噢,你也在這裡?」

可惜這份盛開的問候,無法分給那些小情小愛的日常,這個當下、這個位置、這個人看見的都只有藝術而已。

藝術和江湖門派一樣,有沈淪程度之分。
那些吵吵嚷嚷、七嘴八舌、搞不清楚戰場在何處的都是李默父不屑出手的蝦兵蟹將。

「所以我沒有朋友。」
李默父兩手一攤。

40歲的年紀,隻手打出一片天空、主動將半生成就拱手相讓,也算是經歷過風雨的一條好漢。

倖存下來還不夠,讓我們預祝李默父活得長久、看得長遠、
作品也累積🉐️夠多吧⋯⋯